搜索 導航菜單

即將脫水的AI四小龍,即將褪色的AI故事

[摘要]曠視、商湯、云從、依圖四家并稱為AI四小龍的頭部公司(回復BG0007,下載曠視科技與中國信通院聯合發布的《人工智能與工業融合發展研究報告》),堪稱一級市場“吞金獸”,但近來頻頻傳出的謀求上市受挫,正在一點點的揭開幕布之后的秘密。

曠視、商湯、云從、依圖四家并稱為AI四小龍的頭部公司(回復BG0007,下載曠視科技與中國信通院聯合發布的《人工智能與工業融合發展研究報告》),堪稱一級市場“吞金獸”,但近來頻頻傳出的謀求上市受挫,正在一點點的揭開幕布之后的秘密。

01

各自奔赴的前程

在經歷了前兩年的融資高峰期后,四小龍融資進程依然在繼續,其間順逆,冷暖自知,其中故事,莫衷一是。但可以肯定的是,四家公司的主旋律都開始放在如何“落地”形成商業價值上,令其收入能夠鼓舞融資信心。

一直以來,對于外界而言,AI初創企業的營收數據是“謎”一樣的存在,一直到了今年,四小龍中的公司開始謀求上市,并公布了招股書。

我們以曠視為例:

據曠視招股書顯示,2016年曠視收入6700萬元人民幣,2017年為3.132億元,2018年為14.269億元,2019年上半年,收入為9.49億元。虧損方面,2016年虧損3.428億元(人民幣,下同),2017年虧損7.588億,2018年虧損33.516億,2019年上半年虧損52.002億元。

不過,曠視科技的大幅虧損主要是由于上市引發的優先股的公允價值變動。剔除此類非經營原因,曠視科技2018年的經調整凈利潤為3220萬元,2019年上半年經調整凈利潤為3270萬元。從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曠視的虧損在不斷擴大,凈利潤出現不同程度的縮小。

中國軟件網整理制圖

證監會當然不會只看概念,還是更關注財務指標,哪怕是科創板,也依然有明確標準,像是道閘門,橫亙在“貧血”比較嚴重的公司面前。

從業務上來看,曠視科技自2018年開始了其城市物聯網業務進入爆發階段,而其個人智能設備尚且停留在蟄伏階段。

城市物聯網是在機場、鐵路站、地鐵站、工業園及辦公樓等各種城市場景實現物聯網設備的智能部署及管理。通過視覺數據的高效與精確的分析,曠視科技的智慧城市管理解決方案使政府機構加強公共安全,優化交通管理改善城市資源規劃。截止到2018年底已經為106個國內城市的政府機構及企業終端用戶提供城市物聯網解決方案。

盡管據第三方資料表示,僅按2018年收入計算,曠視科技已經是目前中國最大的云端人臉識別身份驗證解決方案供應商,占據了近60%的市場份額。但曠視要想繼續把業績搞好,還是要靠搞智慧城市,而其中大頭又在安防。

但是安防有那么好做嗎?

來源 曠視科技

02

安防世界里的空氣稀薄的令人窒息

迄今為止,人臉識別AI最成功的落地場景,仍舊是安防。

但CV四小龍在安防市場里的存在感,仍舊像是高原上的空氣,稀薄的令人窒息。

在安防的市場里,一如傳統軟件的世界,仍舊是渠道為王,任誰也不能憑借一個噱頭或是一個專利,吃下我國293個地級市和388個縣級市的龐大市場。

另一個方面的潛規則是,大G客戶更容易為硬件買單,這也正是傳統廠商推出的產品多為軟硬結合的原因。中國人喜歡買硬件,圍繞硬件可以展開的招標考核指標可以更為“量化”。

“硬件免費,三十年保修,軟件付費”,層出不窮的花樣,讓AI獨角獸們有些傻眼。

而安防產品對企業的硬件集成能力要求極高,完整的一套解決方案有多達數十件的主要設備,而每種設備又根據精度、環境的不同需求再分成種類繁多的細分產品,比如單一個攝像機就可以分為一體化、高清、紅外、模擬、混合、數字攝像機等等,還會根據行業的不同需求衍生出不同的行業級產品,如智能交通攝像機、自動跟蹤攝像機等等。

 

這讓算法出身的四小龍很難受,一方面是渠道弱,觸達客戶困難,一方面是硬件基因缺乏,被硬件出身的???、大華按在地上摩擦。 在更多的時候,四小龍出現在公開的標書上,是作為集成商的下級算法供應商而存在的,這還是公安系統要求算法倉必須多家算法共存的結果。

前文問我們說到曠視城市物聯網業務在2018年迎來了爆發,其實根本原因還是當時也跟著搞起了渠道。

但是安防生態體系復雜,不光是上游的硬件復雜,來自下游的挑戰同樣巨大,涉及經銷商、工程商、系統集成商等多個環節的下游生態,每個環節都有可能影響到終端客戶的選擇。整合這些數量龐大,分布分散的工程商和集成商,絕非一朝一夕之功。

當然要說尷尬,最尷尬的還是稀缺性的遞減,十年前人臉識別還是稀罕物件,現如今誰家科技公司還識別不出個人臉了?

總而言之,做安防,需要有四個能力,品牌能力、渠道能力、軟件設計能力、硬件集成能力。而在這四個方面,??狄呀浵劝l領跑了十幾年。

 

在安防領域里,??岛痛笕A仍舊二分天下,純AI公司甚至還喝不上一口熱乎的。

中國軟件網整理制圖

03

 那AI公司不是還有算法嗎?

談起AI,和鋪天蓋地的宣傳大相徑庭的是,算法可能不值錢。

數據來源 中國人工智能學會 中國軟件網整理制圖

在前文中的曠視科技財報中,我們看到消費級個人設備的業務科目,然而比安防還令人感到骨感的是,算法公司因為沒有設備和產品,所以只能給大型廠商做供應商。

說到這里,矛盾就凸顯了出來,大廠為什么要把數據工作假手于人?于是2019年以后,大廠反應過悶來,開始把數據留下,自研算法。畢竟把數據捏手里,算法可以要多少有多少,有數據比有算法框架可牛逼多了。

結合著前文財報中個人設備的業務收入,和客戶名單,我們大致也能得知大廠的付費意愿和情況。獨角獸們的光環,在面對大廠時,蕩然無存。

這里暴露出的問題是,純算法無法支撐核心競爭力,僅僅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做優化罷了。既不能實現在算法優化和訓練上獨樹一幟,也沒能深入場景,打造內功,強化商業能力,像是個智慧和力量都并不出眾的娃娃,離開了大人連填飽肚子都做不到。

沒有做出能令客戶產生依賴性的產品,也沒能有能深入抓住需求的解決方案。ToG和ToB本身也不是會被小鮮肉搞的尖叫的小姑娘,沒有絕對的商業規則壓制,是不會低一毛錢的頭的。

在近來的貿易摩擦中,四小龍也開始進入了“實體清單”,這至少說明了在川建國眼里,四小龍是屬于中國的“科技力量”的,這里面的份量不言自明。 但四小龍接下來能結出商業果實嗎?讓我們拭目以待。




版權聲明:

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軟件網(http://www.828729.tw)”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軟件網或昆侖海比(北京)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任何行業、傳播媒體轉載、摘編中國軟件網(http://www.828729.tw)刊登、發布的產品信息及新聞文章,必須按有關規定向本網站載明的相應著作權人支付報酬并在其網站上注明真實作者和真實出處,且轉載、摘編不得超過本網站刊登、轉載該信息的范圍;未經本網站的明確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在非本網站所屬的服務器上做鏡像。

本網書面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按雙方協議注明作品來源。違反上述聲明者,昆侖海比(北京)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微信公眾號 微信公眾號
贵州快3形态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