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導航菜單

倪光南:ICT產業中國世界第二,但我們存在短板

[摘要]中國ICT產業世界第二,總體跟跑,部分領域跟跑與領跑并存。不過,在芯片和基礎軟件上有短板。

短板、卡脖子、自主可控……

12月8日-9日,在《中國企業家》雜志社主辦的2019(第十八屆)中國企業領袖年會上,年過八旬的中國工程院院士倪光南發表了主旨演講。在演講過程中,不斷有這樣的詞流淌而出。

這位中國信息通信技術(ICT)和計算機領域的泰斗一直呼吁走自主技術路線,被認為是中國自主創新的代表性人物。當天,倪光南再次對中國網絡信息安全產業的現狀,以及這一領域中國為什么存在短板、如何補足短板表明了自己的看法。

倪光南認為,首要的是理解國家發展網信產業的方針,要自主可控、安全可信、獨立自主、技術創新,他強調,這“不是一種短期的計劃、一個項目、一個課程,可以今天說、明天不說,今天做、明天不做,而是相當長的時期需要堅守的。”

對于中國網信事業現狀,倪光南做了三個判斷:中國的網信領域相比傳統領域,與世界差距小,有自己的優勢;中國ICT產業世界第二,“第二就是第二,不要夜郎自大,不要妄自菲薄”,總體跟跑,部分領域跟跑與領跑并存;第三是在芯片和基礎軟件上有短板。

倪光南認為,之所以有這樣的短板,與新中國成立時間不長、遭遇到禁運等客觀原因有重要關系,但主觀而言包括了三大問題:一是“造不如買、買不如租”的思想影響;二是重硬輕軟,軟件產業投資不足;三是存在“穿馬甲”問題,有些人將國外技術產品包裝成自主知識產權。

倪光南也對這些問題提出了解決建議,比如針對“穿馬甲”問題,要實行包括自主可控測評在內的多維度測評,其中自主可控測評就是由第三方機構按照科學標準進行測評,對自主可控進行打分,避免自己認定的情況。

以下是倪光南在由《中國企業家》雜志社主辦的2019(第十八屆)中國企業領袖年會的演講,有刪節:

發展網信技術的方針是什么?

我首先講一下國家在網信領域是什么方針,這是很重要的,大環境我們要理解、要認識,要按照這個大的方針去做,爭取每一個企業在這個大環境里發展得更好。

網信技術這個名詞是中國特色,習近平總書記對于網絡安全的理論指出,“網絡安全信息化是一體之兩翼、驅動之雙輪”,所以中國有網絡安全信息化辦公室,總書記親自領導的,外國沒有,這是我們走在前面的地方。

我根據自己的體會,把最近習近平總書記以及十九屆四中全會的精神提煉出來,就是中國網信技術和產業要堅持安全可控和開放創新并重,堅持獨立自主和對外開放相統一。這是高度辯證統一的觀點。

我們現在要做自主可控、安全可信,要獨立自主、技術創新等等,不是一種短期的計劃、一個項目、一個課程,可以今天說、明天不說,今天做、明天不做,不是的。是相當長的時期我們需要堅守的,大家都要認識到這一點。

現狀的三大判斷

網信領域總的態勢怎樣?一般來說在中興事件之前樂觀的多一點,中興和華為受美國制裁以后悲觀的多一點。我覺得我們要很客觀,不要片面的看到某些情況就過分的樂觀或過分的悲觀,沒必要。這里有四段話:

第一,網信領域跟傳統領域要追趕發達國家,什么領域先趕上呢?我覺得網信領域比傳統領域更快一點。新的領域有利于我們趕超,老的領域畢竟人家積累比較多。網信領域我們優勢條件比較多,起步差不多。

第二,我們整體技術產業世界第二,僅次于美國。ICT領域世界上最好的企業排行,我認為前10名里第一是華為,估值13000億美元,有人說多有人說少,我倒不太在乎具體數字,而是位置。我認為華為的第一名當之無愧、實至名歸,可以有很多的理由,比如華為的創新能力,研發隊伍有8萬人,比后面美國的那些(公司)都要大一倍以上,所以華為第一名是大家應該服氣的。另外阿里、騰訊也可以排上去。因此大體上可以說明中國第二,僅次于美國。

第三,有“短板”。我們是第二名,但是很不幸,我們有短板。中興事件暴露出芯片的短板。華為受到制裁,它受到制裁影響更大的是在基礎軟件,包括工業軟件、操作系統。如果我們沒把這個短板補齊,別人還是有可能把你列入實體清單、禁運、禁止使用、禁止供應。

全世界都知道中國的5G很好,我們從跟跑到并跑到領跑,當然其他的信息技術還相對落后;我們的應用水平在世界上很好,但是我們的基礎研究和創新不夠。我們還得努力,但相對來說ICT的落后程度顯然比傳統的應用好。

總結起來我覺得要實事求是,第二就是第二,不要夜郎自大,不要妄自菲薄,總體方面還是跟跑,但是有些方面存在著跟跑、領跑并存的局面。

我們的短板和補足方法

我們為什么有短板,為什么不補上去呢?

客觀原因,新中國是70年,總體來講人家比我們早幾百年,我們70年還不足以全部跟不上。我們的客觀情況不那么好,有禁運、封鎖、制裁,這是客觀難題。

主觀原因來說,第一,之所以有短板是因為有一些人覺得造不如買,買不如租。舉個例子,我們有一個短板是EDA(電子設計自動化),它是個設計工具,是芯片產業鏈源頭,為什么中國沒有出來呢?

1988年中國有關部門,希望芯片工程由華大九天公司去做,做中國自己的EDA,那時候國際對中國禁運,我們就想自己做。做到1994年就不做了,因為這一年由于冷戰緩和取消了禁運,解禁意味著市場上很容易買到,所以有關部門覺得能買到干嘛還要自己花力氣做呢?就不支持了,這個項目就自生自滅了。

最近我國的一些企業受到限制了,就又到處策劃做這個項目。但是如果我們這二十多年沒有停下來,可能今天世界上就會有一家中國公司做EDA軟件,而不是現在主要三大家都是別人的公司。

第二,我們“重硬輕軟”。中國軟件發展確實很驚人,(市場規模)從2000年的560億到去年63000億,今年會超過7萬億,至少是GDP兩倍以上的增速。但這個大的產業靠什么發展起來的?一是人才;二是市場,中國軟件包括互聯網服務基本上是內銷的,外銷的比重很小;三靠國家政策,2000年國發18號文件把軟件產業增值稅從17%降到3%,這個政策非常重要,現在國家正在出臺一些政策對軟件有大的優惠。

但是,改革開放以來軟件業國家級的總投資才40多個億,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計。我們沒有用到中國強大的投資能力,而且還那么好。我相信國家會出臺一系列對軟件產業的支持政策,基金也會有。

軟件行業的情況大家看是非常好的,產業規模世界第二,布局很好、龍頭企業也不錯,從業人員現在第二,很快就會世界第一,我們的創業精神、勤奮程度世界很好。但我們還有些不夠好,比如說跟印度比還列在底下。

美國甲骨文創始人拉里·埃里森說,他認為美國最大的競爭對手是中國有很多很有天賦的軟件工程師,如果將來競爭不過,主要是中國的軟件工程師比他厲害。

第三,是“穿馬甲”問題。中國現在非常開放,政府采購中外企業一視同仁,外國產品服務可以在中國完全沒有障礙地銷售。我們奉勸有些人不要把外國產品包裝一下,說成是自己的。技術不是你的、知識產權不是你的,這不是實事求是的態度,騙了自己,還害了自己。

為什么呢?大家要是知道已經“有了”,國家有關部門或者有些人就不做了,認為這個產品有了國產的,但事實上這不是國產的,是假的國產。這樣我們一些方向該補的短板不補了,不補我們始終被人家卡脖子,改變不了我們現在的狀況。

所以我們主張,要判斷是不是國產自主可控不能靠誰說,要由第三方機構按照科學的標準測評,對自主可控進行打分。我們主張這么做,希望有關方面能夠支持。今后重要的核心技術要打分,過了分我用,不過的分再好也不用,免得給人家卡脖子。




免責聲明:

本站系本網編輯轉載,會盡可能注明出處,但不排除無法注明來源的情況,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請在30日內與本網聯系, 來信: [email protected] 我們將在收到郵件后第一時間刪除內容!

[聲明]本站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本站擁有對此聲明的最終解釋權。
微信公眾號 微信公眾號
贵州快3形态走势图一定牛